人不能离群而独处,更不能不团结以求进化,一般社会团体之组织,即为人类讲求进化之最好榜样;而各氏宗社之形成,亦即本此意义。

值比二十世纪至今日,宗法制度,虽已不复存在;然站在联络宗人情感,互相合作,准备以集体力量,从事社会进化事业而言,宗亲之组织,尚属需要。

顾我赵氏之在祖国,确为历代望族,其番衍遍各省,且为多代国主强者,以氏族兴衰言之,实足引为自豪者。至於侨居海外之赵氏宗人,为数亦复不少;只因吾族散处各地,各自为生,从无聚首畅叙之机缘,遂致宗族兄弟,有如路人,毫无交谊,而对於社会之几许事业,其他姓族社团。或已表现相当之成绩,独我赵氏宗人,无从过门,其不思奋发争气,何其惭愧耶!

同人等深感及此,爰有筹组南洋赵氏总会之议,现经呈请社团注册官准予注册在案,惟此事体大,须赖群策群力,方可完成。愿我宗人,本亲仁敦睦,光前裕后之旨,团结一致,全力以赴,以底於城。